网站首页[登录],新用户?[免费注册]
最新共享 
主页 > 管理专家专访
专访 巴商(北京)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白立德先生
中国经理人离“国际化”还有多远
2010-10-20 打印 转发  字体 

第一资源:您觉得中国企业在和法国等欧洲企业打交道时,应如何处理中法之间的文化差异?面对全球经济化的大背景,如何才能实现很好的跨文化管理?

白立德:在我看来,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理解是影响企业间经贸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涉及到欧洲企业,特别是法国和中国企业之间关系的时候,这个因素就会表现得格外明显。但很矛盾的是:表面看来,中法两国文化有着很多的共同点。然而,正是这些共同点,让两国企业间的关系变得更为复杂。因为差异是隐藏在本质当中的,而不是显而易见的,这也是造成诸多误会和不理解的症结所在。中法两国的文化都是以源远流长著称,两国人民也非常以本国的文化、语言和历史为荣。两个国家都很重视人文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时甚至为了保全人际关系而宁愿牺牲理性的目标。在这两个国家,注重形式、礼节、礼貌和中规中矩的行为,通常是建立好的人际关系的基础。正因为人际关系的大环境很相似,法国人和中国人通常会感觉很容易就可以做到彼此了解,如在一次宴会上相识的时候,因为两个国家的人都善于幽默和表达友谊,很快双方就能够建立联系和共同的话题。但是,在对客观情况作出评价的时候,中国人和法国人的习惯却不尽相同。我们可以分别列举他们的特点,以做比较。当然,这个比较可能过于极端,而且有待补充:
法国人:注重分析和策略;中国人:注重实用和方法;
法国人:严格、全局化的法律观念;中国人: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经常做出变化;
法国人:事先制定好战略;中国人:审时度势,修改战略;
法国人:希望一切尽在掌握、提前规划;中国人:根据变化及时调整 。

因此,当法国人和中国人一起工作的时候,必然会出现困难和摩擦。但在我看来,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也非常简单,就是需要:
彼此尊重;
好奇心、开放的思维和胸怀 ;
有意愿去学习,去发现、理解不同的观点;虽然这种观点是基于不同的前提条件,但同样都符合逻辑且具有实际意义;
经常审视自己的价值观,愿意向对方解释并让对方理解自己的价值观。

当然,技术层面的问题也应当予以考虑,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给与语言翻译在人际关系中的作用以足够的重视。我不认为英语的普及可以保证充分的沟通,除非是纯技术方面的交流,或者是针对那些以英语和另外一种语言为母语的双语人士,可是这个人群的数量又实在是很小。实际上,最糟糕的情况就是自认为理解了表面的意思,实际上却没能体会深层的含义。要知道,语言所要传递的信息不仅仅是单纯的词语和概念的叠加。语言是一种集体潜意识,一个民族感情的反映,也是一个民族去理解其他民族的复杂性的媒介。

在当今社会,应对跨文化差异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是避免冲突和接近其他国家人民的有效方法,也是发展与其他企业的经贸关系的关键。用心地学习、不同国家的人之间经常地相互交流、注意在实践中积累经验等,都是成功应对跨文化差异的挑战很好的方法。

同样地,对于一项合作项目来说,在分配任务时,公司也应当尽量把工作交给那些之前已经有过类似跨国合作经验的员工。这些在不同文化背景中生活、工作过的人,尤其是去过该国或在该国生活过的人,会对当地的语言有基本的了解,能够理解当地人思想的复杂性等等。对于一个国际项目,最理想的谈判团队应具备以下三个方面:

一位有耐心、有时间且深信与该企业的合作会带来长远利益的决策者;
一位经验丰富、专业知识过硬的技术专家;
一位机敏的谈判者,对合作伙伴所在国的文化背景有所了解,能够正确阐释最微妙的迹象和信息。有时候是翻译在扮演这个角色,然而有些时候需要的却又不仅仅是一个翻译......

从地理面积上说,法国是个小国;但是从文化和经济发展角度来说,法国是一个大国。中国幅员辽阔,在文化和经济的全球化进程中,中国正在积极寻回她在历史长河的蜿蜒曲折中曾一度失落的大国地位。中法两国人民和企业都非常希望展开交流与沟通,这也促使我们应该付出更多的努力,以期克服两国文化差异可能造成的巨大误解。与中美关系(甚至与中德关系)相比,这种愿望来得更为迫切,因为中美(中德)两国都具有实用主义的特性。很多时候,这种特性有助于两国之间的企业建立商务关系,虽然浮于表面,但效率却很高。这种商务关系的好处是可以避免那些由于复杂的文化差异而造成的问题。但是,当法国人碰到中国人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我们必须要承认并正视这一点。

第一资源:在当前这个经济动荡时期,无论对中国或欧洲的国有和私营企业来说,领导力都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现在,中国就面临着领导力缺乏的危机。对此,巴黎HEC商学院正致力于帮助中国企业提升领导力。在这个过程中,您觉得导致中国领导力缺乏的核心问题是什么?您对中国企业的高管和政经领导人有什么样好的建议?您有着15年的企业高层管理经验,曾经在欧洲最大的航空航天工业集团担任过高管,对亚洲包括中国企业都比较熟悉,在您看来,中国的经理人距离“国际化”还有哪些差距?如果想在在国际化的大公司成为更好的领导者,中国的经理人还需要有哪些方面的改进?

白立德:我从来都坚信,当今的中国不缺少优秀的领导者。领导、统一中国这样一个复杂的大国,让她以惊人的速度在过去35年里蓬勃的发展,如果没有杰出的领导者,没有能够给予这些领导者足够空间以施展才华的机构,这些伟大功绩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认为,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中国正面临着新的挑战。过去,中国受到了一些来自国外的影响,远不像一些书中描述得那么闭塞。这个国家向来都知道如何从他人的影响中汲取养分并获得灵感,同时又不会从本质上改变自身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基础。中国的做法是对新概念加以同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但又不能触动文化根基。此类的例子在中国发展的历史上比比皆是:游牧部落来到中原(元朝,还有满族统治的清朝);从西方引入佛教,清朝时期传教士引入基督教;19世纪初西方及日本传入的现代主义,日本的现代主义甚至深刻地影响了汉语(从古代汉语向系统化、注重语法的普通话转变);欧洲传入的共产主义和苏维埃模式对中国经济模式和政治制度产生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从美国(以及亚洲其它国家和地区,如新加坡、中国的台湾和香港)传来的资本主义概念等等。

吸收国外的概念并将其与中国国情相结合,同时保持中国特色不动摇,是中国发展的关键。然而,现在的形势却更加复杂,与单纯为了满足内部需求而对外国概念进行同化相比,全球化趋势对于中国来说,显得更为重要。全球化要求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积极地有